来自 国内 2019-04-26 09:07 的文章

国内豆油想说“到底”不容易?

  观中巴的外交关系,可以追溯至20世纪70年代,1974年8月15日中国与巴西建立外交关系,1993年两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2012年两国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中巴双方除互设大使馆外,我在圣保罗市、里约热内卢市和累西腓市设有总领馆,巴方在上海、广州和香港设有总领馆。据商务部统计,截至2014年底中国累计对巴实际投资189.4亿美元,投资主要涉及能源、矿产、农业、基础设施、制造业等行业,截至同期巴西在华投资5.4亿美元,主要涉及支线飞机制造、压缩机生产、煤炭、房地产、汽车零部件生产、水力发电、纺织服装等项目,我国企业在巴西承建火电厂、天然气管道、港口疏浚等大型基础设施项目,2013年3月中巴两国央行签署1900亿元人民币/600亿巴西雷亚尔双边本币互换协议。

  从中巴两国近几年的贸易量来看,无论是以农产品为代表的大豆、原糖,还是铁矿等金属,贸易量均不小,同为“金砖四国”的中国和巴西贸易往来依然是很愉快的,2017年巴西出口至中国大豆总量为5092.73万吨,占巴西总出口量的60.86%,中国2017年进口巴西大豆占国内总进口量的53.29%。

  2017年巴西原糖出口至中国总量为240.31万吨,占巴西全年总出口量的9.87%,占中国当年进口白糖总量的39.29%。2016年巴西铁矿石出口至中国总量为2.15亿吨,占巴西全年总出口量的20.97%,占中国当年进口铁矿石总量的57.45%。2017年巴西锰矿出口至中国总量为178.64万吨,占巴西全年总出口量的8.4%,大豆和铁矿占我国总进口量权重最大,尤其是大豆占到了我国全年进口的一半以上。

  博尔索纳罗有“巴西特朗普”之称,然而相比特朗普,博尔索纳罗在很多方面的表现更为极端,他高调歧视黑人、女性、土著民族和同性恋群体,更极其推崇独裁军政府。今年2月他还成为了自1974年巴西与中国建交以来首个“访问”台湾的巴西总统候选人,因此刚上任的巴西总统博索纳罗的上台给中美贸易战背景下的国内大豆远期供给增加了新的不确定性。由于中美贸易摩擦从2018年3月末开始,2018年11月-2019年3月我国国内大豆短缺问题迫在眉睫,因此从国家层面还是行业协会均出台较多的应对措施,如商务部宣布7月1日起将印度、韩国、孟加拉国、老挝和斯里兰卡大豆进口关税税率从3%调降至零,以及10月29日中国饲料工业协会发布降低配合饲料蛋白含量,倡导高效低蛋白体系,但这一切均基于南美3月以后新豆逐渐收割上市,若无异常天气问题,2019年4月-10月国内大豆供给缺口有望被迅速填补。在中美贸易战或将长期存在背景下,巴西大豆的稳定供给是中国大豆供给的重要弹药库,但一旦届时南美大豆供应出现问题,则短期的缺口担忧将被迅速放大。

  假设后期有三种情况:(1)、南美依然继续给中国大豆供给,但升贴水报价不断上涨。(2)、与特朗普沆瀣一气,与中国打贸易战,但这个概率很小,因不同于美国,巴西对出口是顺差,一旦巴西限制对华大豆出口,其国内农业、公路运输等相关行业将受到明显冲击,其巨大的大豆库存如何处理将是一个比美国大豆更艰难的问题。(3)、限制大豆到中国的进口量,笔者认为这个是个相对折中的可能性,因为基于和中国的贸易顺差以及同为“金砖四国”多年以来建立的合作关系不会轻易放弃,但基于新任总统是“亲美派”,不排除会跟随美国限制对中国的出口量。假设巴西减少对中国一半或三分之一的大豆进口量,即为1700~2500万吨的量,若当真则国内大豆的缺口将进一步扩大,且对国内整体压榨企业的伤害也是不言而喻,届时预计国内大豆的供给只剩下阿根廷,巴拉圭等国家,预计国内的蛋白需求将进一步缩减,那么过去豆油供应被动增加、高库存成为常态的情况也将会出现扭转。

  一个通线日中美关系呈现“破冰”希望,中国领导人11月1日应约同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特朗普表示,我期待着同习在阿根廷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期间再次会晤,我们可以就一些重大问题进行深入探讨。美方重视美中经贸合作,愿继续扩大对华出口,两国经济团队有必要加强沟通磋商,我支持美国企业积极参加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国内市场资金对此消息反应较为激烈,但冷静下来可以思考下,川普跟中国的贸易摩擦已经僵持了半年多,在此前川普的态度一直是相当强硬的,即便是11月6日的中期选举他没有十足的把握,但也断不会在谈判上轻易妥协,因此即便美国放出态度“重视美中经贸合作,愿继续扩大对华出口”,且“期待再次会晤”,但若要全部达成协议的概率也是微乎其微,最好的结局是部分商品贸易达成一致。目前川普选举的结果较难预测,如果特朗普领导的共和党取得胜利,则美国当前引领的逆全球化、贸易战、民粹主义风潮还将继续,如果取得胜利,则特朗普政策的推进会受到阻力。

  我国与美国的贸易摩擦已维持了半年多,从最初的措手不及,经历了到中美谈判由热切转为冷淡,到目前2500亿美元商品的关税落地,市场心态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目前来看中美两国的碰撞绝不仅仅局限于贸易领域,更深层次的是大国心态的较量,从贸易开始向其它更广阔的领域蔓延。即使特朗普在中期选举中失败,“”的风也已经在美国刮起,反过来说,作为一个精明的政治人物,特朗普喊出的每一句口号都是有一定民意基础的,从他今年整体上涨的支持率就可以证明,无论中期选举结果如何,在原则性问题上中美两国都无法让步,冲突还会延续。针对后期我国大豆到港量,天下粮仓预期10月至2019年1月整体到港量总和为2340万吨,同比去年同期的3257万吨锐减了28.16%,折合豆油的供给缺口大约为151万吨。国产大豆和东亚以及东南亚各国进口或补给部分原料缺口,三大油脂以及其他的食用油或能补给部分油脂缺口,核算下来豆油10月~明年1月实质性的缺口大约是55万吨左右,折合大豆缺口333万吨,若中美贸易在1月前仍无法和谈,油脂则有望走出一波强势反弹行情,后期豆源的不确定性目前在豆油体现的依然不甚明显,因目前国内豆油库存庞大。

  国内油脂连续下跌充分反映了部分利空,但目前时点供需面依然偏空,下跌的风险并未完全释放,一是因为从技术上来看,反弹的动力来自于这个位置产业和投机做空的力量不大,因此抄底的资金不断进场,存在反弹的需求;第二国内的潜在利多就是只要中美不和谈,12月以后大豆紧张局面在盘面上会有反应,豆油的供应也有收缩的预期。但此时并未到大举进场做多油脂的时间节点,一是因为原油未来继续下跌的风险很大,这是将来可能给植物油价格再度拖累的风险点;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