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互联网 2019-05-17 16:06 的文章

“互联网+医疗健康”打造就医新体验

  伴随互联网技术的迅猛发展,手机购物、购票、交费等依赖于互联网的消费成为居民消费的主要方式。这种新形势不仅推动了互联网形态的演进,对医疗卫生行业的影响也逐渐增大。

  5月8日,国家卫健委发布报告显示,全国目前已有158家互联网医院,“互联网+医疗健康”的政策体系基本建立,行业发展态势良好。

  据国家卫健委发展与信息化司长毛群安介绍,全国已有19个省份依托互联网或专网建成省统一规划的远程医疗网络平台,“互联网+”医疗保障结算服务稳步推进,医保系统与国家数据共享交换平台对接,实现异地就医定点医疗机构查询共享服务。

  截至目前,全国已有28个省份开展电子健康卡试点,161个地级市实现区域医疗机构就诊“一卡通”。同时,国家卫健委会同财政部安排6.7亿元专项资金支持国家级贫困县部分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远程医疗等设备的配备,加强基层临床服务能力建设。

  据初步统计,6376家二级以上公立医院接入区域全民健康信息平台,其中,1273家三级医院初步实现院内医疗服务信息互通共享,28个省份开展电子健康卡试点,144个地级市实现区域内医疗机构就诊“一卡通”。浙江、山东、广东、四川、云南、宁夏等6个省份已经建设完成省级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

  毛群安此前表示,国家卫健委正会同有关部门制定远程医疗专网建设工作方案和区域中心医院设备配置工程实施方案。目前,基础电信企业已建成覆盖全国的医疗专网、远程医疗云服务平台及视频云服务平台,各地二级以上医院均可利用互联网或专网开展远程医疗服务。

  当前,互联网医疗模式仍在创新发展,业务范围也在不断扩大中。非互动医疗健康信息服务模式、医药电商模式、平台式B2C模式以及医药电子商务O2O模式等都逐渐出现在人们的生活范围内。

  一名业内人士为《中国产经新闻》记者举例,医药电子商务O2O模式是以线下传统药店和线下资源为基础依托,将网上药店与其相结合并发挥各自优势的一种模式。它使线下实体药店触达更多消费者,同时消费者能够在线上快速获取药品和服务,是实体店与网店相结合的一种电子商务运营模式,即线上支付线下取药。

  健康保险与卫生经济学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于保荣据认为,2015年上半年以来,医药O2O市场集中出现众多玩家。其中有几个典型代表:第一,与众多外卖平台(如美团、大众点评、百度外卖等)合作,互联网医药公司的卖点是从运营层面将流量导入,利用流量形成客户规模。第二,快方送药,直接买下多家药店,改建成仓储。其经营核心环节包括:做到配送流程标准化且可控,避免药品积压和货源不足;减少了大量与外部沟通产生消耗的中间环节;提高了配送效率。第三,致力于产业链建设,探索“医+药”联动模式,推出“一分钟诊所”业务。“一分钟诊所”的服务人员由专业药师担任,只提供最常见的50种病的买药建议,药师的薪资由用户评价决定,以消除为赚取提成而推销药品的可能。

  互联网医疗作为医疗产业在“互联网+”业态下的新型医疗服务模式,受到了政府和医疗卫生主管部门的重视。

  2018年4月25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提出鼓励医疗机构应用互联网等信息技术拓展医疗服务空间和内容,构建覆盖诊前、诊中、诊后的线上线下一体化医疗服务模式,允许依托医疗机构发展互联网医院;同时,对发展互联网医疗提出明确要求。

  同年7月12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深入开展“互联网+医疗健康”便民惠民活动的通知》,要求各地加快推进智慧医院建设,运用互联网信息技术,改造优化诊疗流程,贯通诊前、诊中、诊后各环节,改善患者就医体验;7月17日,国家卫健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三个文件,对互联网诊疗进行了规范。

  对于中国互联网医疗的发展,一方面得益于时代和技术的进步,医院信息化的发展、区域医疗信息的共享以及移动传感器技术的进步等,为医疗诊断提供了大量基础数据,互联网医疗可以利用自身的平台和技术优势,对相关医疗健康数据进行整合和研究;另一方面,政府的推动,包括电子处方的逐渐普及,处方药网络销售放开,互联网医疗助力医改和医药联动等政策,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未来,互联网医疗将在探索中不断升级和发展。在当下的实践中,移动医疗已逐渐形成多种模式,相关政策也逐渐发展完善。

  中研普华研究员覃崇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意见》提出促进互联网与医疗健康深度融合发展,促进了“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新模式新业态蓬勃发展,健康医疗大数据加快推广应用,为方便群众看病就医、提升医疗服务质量效率、增强经济发展新动能发挥了重要作用。

  《意见》明确提出到2020年,二级以上医院普遍提供分时段预约诊疗、智能导医分诊、候诊提醒、检验检查结果查询、诊间结算、移动支付等线上服务。政策的提出,极大地推动了在线支付、就诊一码通等新型服务方式。在线支付减少了排队时间、释放了更多的医疗资源;“一码通”,解决医疗卫生机构“一院一卡、重复发卡、互不相通”问题,实现区域健康服务协同和健康信息互认共享,方便群众就医。覃崇表示。

  河南省肿瘤医院内科主任医师陈小兵博士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多种在线支付方式的推进可以有效减少患者结算排队等候时间,给患者带来更多便利。

  全省就诊一码通等多种医疗健康服务就是利用互联网技术打通了各医院之间的医疗信息流,实现了让信息多跑路,让群众少麻烦,这就意味着患者的诊疗档案在不同医院之间可共享、可追溯,在A医院做过的检查在B医院就可以远程查看,避免了不必要的重复检查和重复用药,有效减少患者负担;同时信息的互联互通可以为患者精简掉跨地区就诊过程中的诸多环节,可有效缓解“看病烦”“流程繁”的问题,为群众打造人性化就诊新模式,给患者带来极大的便利和健康获得感。

  随着各类云计算以及大数据技术在医疗领域的应用,网络医疗、远程心电、在线问诊、个性化健康服务等新的医疗健康服务形式,将会提高医疗机构效率、给患者更多的主动权、提高普通民众对优质医疗资源的可及性,突破传统医疗服务的短板,一定程度上缓解我国现有医疗资源供求不平衡的状况。

  陈小兵博士认为,作为省级肿瘤医院,我们要向国内外先进的医院学习。我们要对下级医院进行帮扶,在医疗健康网络建设问题上,我们医院也在积极进行各种探索。一方面,我们积极响应国家癌症中心的号召,积极推进全国肿瘤防治信息高速公路河南段的建设工作;另一方面,我们也在省内积极和地市、县级医院共同组建医联体和肿瘤防治联盟,通过远程会诊和远程医疗,帮助基层医院对患者的病情做出更准确的判断、有效缓解基层患者转诊率高的问题。在医院内部,我们也推出了互联网预约挂号、掌上医院、移动支付等多种便民措施,为患者提供更为便捷的就医服务。

  同时,和国内外先进的医院相比,我们的“互联网+”之路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我们会吸取行业内的先进经验,积极进行探索尝试,努力为老百姓带来更好的就医体验。

  陈小兵博士表示,当今的时代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互联网已经渗透进入了社会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伴随着新一轮医改步伐的加快,国务院办公厅提出的《意见》正当时,医保、医疗以及整个大健康领域的“触网”探索,也是在为医改探索新路。

  作为医疗服务链条中三个主要环节医生、患者与医院,每个环节都存在若干个急需解决的“痛点”,比如最显著的“看病难”的问题,许多人看病都希望到大医院去就诊,这就造成了三甲医院人满为患、一号难求,而基层医院的医疗资源却得不到充分的有效利用,而利用互联网技术实现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就可以让老百姓在基层医院同样享受到上级医院专家的诊疗服务,从而从一定程度上缓解“看病难”的问题。

  覃崇认为,“互联网+医疗健康”利国利民,但是由于互联网本身存在一定的风险性,因此,要对行业进行相关的立法,明确责任及权利,减少可能的患者财产损失。同时,网上支付是新型交易方式,部分患者依旧习惯于排队,不利于“互联网+医疗健康”的推进,在政策的颁布上面,应鼓励网上支付,对网上支付的患者进行一定的优惠。

  根据相关安排,国家卫健委下一步将着力推动实现二级以上医院普遍提供线上服务、三级医院实现院内信息互通共享等“硬任务”,同时指导各地加快“互联网+医疗健康”监管平台建设,严格落实互联网医院、互联网诊疗依托实体医院的有关标准和要求,确保遵循医疗规律、注重医疗质量、保障医疗安全、稳定医疗秩序,坚守安全底线。(记者 刘昱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