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互联网 2019-04-23 08:42 的文章

如何让互联网黑色产业无处遁形

  1月20日,电商平台拼多多被曝出现重大系统BUG(漏洞),不少用户“薅羊毛”领取100元无门槛优惠券。对此,拼多多表示,此次事件是网络黑灰产团伙利用过期的网络漏洞所致,已造成损失约千万元,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近年来,借助网络黑色产业违法、犯罪的案例不胜枚举。大量非实名注册的手机卡和网络账号,为网络诈骗、网络黄赌毒等犯罪提供了“掩护马甲”。在近日举行的互联网账号恶意注册黑色产业(以下简称“黑产”)治理论坛上,最高人民检察院公诉厅副厅长张相军表示,要凝聚各方力量参与网络治理,特别是对网络黑产形成共治的合力。

  用“猫池”工具(进行多个用户拨号的设备)获取互联网平台发的短信或语音验证码,用改机工具伪造设备硬件信息,用动态IP拨号软件伪造网络环境……在论坛现场搭建的实验室里,近百台手机正演示着上述恶意注册的群控技术。

  恶意注册,这一不以正常使用为目的,利用多种途径取得的手机卡号等为注册资料,使用虚假或非法取得的身份信息,以手动方式或通过程序、工具自动进行,批量创设网络账号的行为,已进入互联网空间的各个场景,从网络诈骗、网络赌博、色情诈骗,到刷粉、刷单,甚至抢火车票,无形中渗透到个人网络安全的方方面面。

  现场专家介绍,这些常见违法犯罪行为只是黑产链条的最后一环,网络黑产已形成了上中下游分工明确的完整产业链。黑产人员只需通过卡商和接码平台即可获得手机号和验证码,接码平台利用“猫池”等工具接收来自互联网平台的短信或语音验证码。在伪造设备硬件信息或网络环境后,利用特殊工具,完成整个注册流程。

  “过去是人和你聊天,现在可能是机器和你聊。”一位网络专家对群控工具的讲解还原了当前荐股类诈骗的操作过程。当被害人被拉入聊天群后,会看到不少群里的“专家”,但其实群里的大部分账号均由同一个人或同一个团伙控制,同被害人聊天的是自动运行程序的机器。

  像这样的大量虚假互联网账号,提高了诈骗团伙的“效率”,有的买家购买后用于迅速采集小额优惠或返利,刷单、刷粉等刷量行为及广告营销等。

  对下游买家而言,为了规避平台打击,掌握大量看起来“正常使用”的号,比拥有大量新注册账号更“高效”,这催生了黑产链条的又一环节——养号,即养活和养贵账号。

  如今,黑产市场上,按照注册时间的长短,不同的账号价格不同,加之微信平台对恶意注册的高压打击,微信号在黑市上的价格猛增。例如刚注册的微信号单价15元,而注册了1年以上的微信号可以卖到200元一个。

  据介绍,一些黑产人员采用一系列方法模拟正常账号的状态养活账号,投入下游黑产链条中。有的黑产团伙研发出所谓任务平台,将其包装为兼职、任务分派等多种有偿形式,利诱普通用户参与,并衍生出辅助注册、辅助解封、出租、购买正常用户微信号的产业链。

  2017年5月,微信安全中心接到很多用户反馈,称他们给老年人注册微信号时,提示新手机号已被注册。技术人员发现,这些已被申请的手机号在运营商号码库保存期间,就被黑产人员恶意注册。

  电商平台也遭遇过大量账号的异常注册。京东集团首席合规官李娅云介绍,“黄牛党”利用这些账号,抢购热销商品向线下转卖,给企业造成损失。

  对于创业公司而言,因为创业初期相对较弱的安全防护能力,往往更难应对分工明确的黑产。

  对此,互联网专家认为,创业公司可以首先优化账号注册体系,增加判断纬度,提高恶意注册账号识别能力;其次提高账号行为判断能力,对使用自动化工具控制的账号进行查杀,同时丰富反馈途径,广开渠道获知平台变化,及时优化对抗手段。

  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市法学会电子商务法治研究会副会长王文华认为,由于互联网账号恶意注册及养号等行为常常被用来实施下游的诈骗、走私、洗钱、黄赌毒、涉枪涉爆、恐怖犯罪等多种违法犯罪行为,对普通用户来说,轻则侵犯了个人的信息安全、隐私权,如果被用于其他犯罪,重则可能危害普通用户的财产权乃至人身安全,因而必须加以严格的防范和严厉的打击。

  “创业公司首先应当在观念上重视,在争取用户、获取经济利益和未来发展的同时,将网络安全放在第一位,特别是用户的个人信息保护。”王文华说。

  面对黑产,各企业的安全团队都有各自的对抗经验,如京东集团成立多家实验室,聘请行业技术专家,建立风险管控体系,从源头打击黑产。

  2017年,微信安全中心开展了“死水行动”专项打击,从技术上对恶意注册账号行为进行拦截,增加恶意注册难度,及时制止不良账号在社交环境中的恶意行为。同时,在微信号注册上增加辅助验证策略。

  据介绍,“死水行动”上线以来,微信的恶意注册量明显降低。同时,在多种举措打击下,微信黑产账号价格大涨。互联网安全专家认为,批量注册将向大号商集中,对源头大号商的打击和治理,对下游犯罪将产生直接影响,“事实上,当前黑产与安全防护始终处在持续对抗中,随着双方技术水平的更新而交替压制,呈螺旋式上升趋势。”

  除了技术对抗,互联网企业安全团队也借助司法力量共同遏制黑产。2018年8月,公安部公布9起打击整治网络乱象典型案例。在“长沙线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案中,该公司与广西、贵州、四川等多省运营商相勾结,利用未投入市场未激活的“空号卡”,注册账号、收发验证码。逾百万张非法使用的“空号卡”被查证。这也是全国首次出现通过运营商服务器批量获取电话“黑卡”及验证码的犯罪模式。

  2018年4月,广东潮州警方抓获了一个黑卡“卡商”犯罪团伙。他们通过“接码平台”为收购来的手机卡注册微信号,同时寻找需要注册各类账号的下游违法犯罪分子。该团伙批量注册、养号、解封微信号,每天成功注册量过万,靠贩卖账号牟利。

  在腾讯公司安全联合团队的支持下,该案作为广东警方“净网安网”4号专案收网行动的典型案例,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4名,破获各类网络账号高达507万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