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互联网 2019-04-26 09:03 的文章

探路五年官方终于发声 广东全面启动互联网医疗

  4月23日,广东省卫健委全面启用互联网服务监管平台,同时启用了首批互联网医院,22家医院将在线上线下提供“一体服务”。

  广东省是全国最早探路互联网医疗的省份。2014年10月,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与友德医合作的广东省网络医院上线运营,是全国首家网络医院。在业内人士看来,广东省卫健委在此时发声,标志着互联网医疗的监管逐步明朗。

  佛山市中医院院长刘效仿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医疗机构希望通过互联网医院建设来实现医疗全产业链的横向贯通,规范从业人员的专业技术标准,把标准化的技术推广到镇一级、乡一级医院以及社区卫生服务网点,实现信息互通和医疗服务能力的下沉和纵线贯通。

  据大洋网报道,广东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按照“一站采集、五项功能、三级用户、三方监管”模式建设。其中,对医疗质量和医疗行为的监管,分解为43个监管指标。通过统计、分析这43项指标,基本可以掌握互联网医疗行为是否符合规范、医疗质量是否达到要求。

  目前,每天会采集互联网医疗机构前一天的诊疗服务信息,今后将提高数据采集频率,逐步实现实时监管。数据显示,目前共有58家医院接入平台。其中22家达到监管要求,完成互联网医院审批手续,在4月23日集体上线家正在进行接入调试,其中三甲医院16家。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最近,包括山东、浙江、四川等多个省份已经完成省级互联网医疗服务的监管平台建设,在互联网医院的审批和监管方面有了更多细则。

  一位不愿具名的互联网医疗人士表示,互联网医疗从诞生起就面临监管难题,“隔空问诊”的风险屡被提起,医生的在线诊疗行为如何合规、医疗事故权责如何界定等,都是没有明确的问题。

  “医疗行业太特殊,资本进入得太快,做起来的平台没有触及医疗核心,用一位院长的话说就是在医院围墙外热闹。”该人士指出,互联网医疗的主角已经从原来的第三方平台变成医疗机构,所有医疗服务围绕医院展开,监管难度比以前有所下降。

  刘效仿举例称,互联网最大的特点是打破边界,最大的好处是高效便捷。目前,佛山市中医院互联网医院的患者可以享受在线复诊、开具电子处方、药品配送到家,以及部分门诊慢性病药品可以在指定的社会药店实现医保统筹支付等服务。

  “这虽然是医保改革的一小步,但却是互联网医院的一大步。”刘效仿表示,接下来将努力探索“线上+线下”、“院内+院外”的处方共享及医保统筹支付,让信息多跑动,患者少跑腿。

  2014年10月,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成为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彼时,通过摄像头与医生视频看病还是个新鲜事,技术派与医院派还在争论到底是“互联网+医疗”,还是“医疗+互联网”。

  一年后,春雨医生创始人张锐与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院长王杉在一场对线次。王杉所说的“中国移动医疗的商业模式现在根本不存在”,是很多传统医疗工作者的观点。

  在早期探索中,唱主角的正是像春雨医生这样的互联网平台。前述业内人士直言,医疗是个高度专业化的特殊领域,医生资格和医疗机构编制限制是互联网医疗的两道坎。后来,由于烧不起钱、流量变现难,大批没有造血功能的平台倒闭,头部企业也遇到了盈利难题。

  今年春节前夕,好大夫在线CEO王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直言:万万没想到互联网医疗走得这么慢,移动医疗起得这么快,资本寒冬来得这么早,政策的变化这么大。

  随着相关政策不断放宽,互联网的连接能力像一块磁铁,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改革派去尝试。如今,几乎所有的规模医院都引入了微信和支付宝支付,开通在线挂号平台。微医相关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与广东省内公立医院合作建设并运营的互联网医院达到7家。

  经过五年的野蛮成长,体制内外在此达成了难得的共识:将互联网医疗引向中国医改的深水区,是政府部门的迫切愿望,也是互联网医疗的重大机遇。刘效仿认为,互联网医院的建设需要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高质量推进,除了技术上不断革新、资源上不断整合,仍需要医保、社保等部门的共同努力,让互联网医院成为拉动医改的“火车头”。

  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数字化管理师已超70万 缺口千万

  《中国分省份市场化指数报告(2018)》指出——浙江市场化评分超过上海跃居第一,北京从第五降至第七

  展现当代中国经济改革变迁历史《改革之路:我们的四十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