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汽车 2019-09-25 23:25 的文章

现金不足股票来凑 频发收购公告的中国汽车新零

  账上没多少钱,但却频频发布收购公告,关联交易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呢?今天要说的是中国汽车新零售(00526)这家公司。

  了解到,近日中国汽车新零售发布公告称公司与目标公司北京滚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其中一名现有股东(独立第三方)订立谅解备忘录,该公司拟向潜在卖方收购目标公司全部股本权益不少于51%,目前尚未到谈交易对价的进度。

  而在两个月前,该公司完成了一项关联交易收购(收购股东程卫红女婿的企业),收购项目代价25.85亿港元,抵消物业负债后,交易代价12亿港元。而该公司2019财年(截至3月份),现金等价物仅为约1.64亿元,即使加上限制性存款也仅为2.81亿元,扣除非权益性投资后,流动比率仅为0.93倍,现金/流动银行借款仅为0.17倍。

  该公司短期债务压力本来就偏大,账上现金也无法满足收购成本,但为何仍频繁作出收购行为呢?

  智通财经翻阅中国汽车新零售历史公告观察到,该公司原本是做制造、买卖塑胶及五金家用品、管理百货公司及超级市场运营以及酒类及饮品及电器批发生意,原名叫利时集团控股。该公司2017年收购了一家进口汽车销售企业,跨行进入汽车经销领域,于2019年7月份完成一项关联收购后,在8月7日正式更名为中国汽车新零售。

  值得注意的是,自从该公司收购了汽车业务后,基本是每年都有收购动作,而且时间上很凑巧,一家收购完成或者终止,下家收购标的就出来了。整理的该公司2017年以来收购的动作:

  该公司收购标的都有一个显著性特点,都和汽车相关,基本是通过发行股份支付及发行承付票的方式,拟交易代价都很高,基本都上10亿港元的规模。

  该公司最初介入汽车领域,收购的是OPCo(现股东程卫红的公司),交易总代价是9.16亿元,以2016财年的净利润0.256亿元算,PE倍数为35.8倍,彼时该公司账上的钱(现金等价物)为2.58亿元,钱不够因此选择了发行股份支付方式。且此次收购还透露了滨海国际汽车城(程卫红女婿的公司)的关联交易关系。

  2017年9月,该公司拟收购谈了一家旭熹公司,交易代价高达14亿港元,令人费解的是,该标的于2016年收入仅为0.3亿元,同比下滑达89%,处于连续亏损状态,而定价却这么高,此项收购时隔近一年才公告终止收购。之后,滨海国际汽车城的收购浮出水面,这项关联交易收购的总代价为25.85亿港元。

  滨海国际汽车城主要有天津滨海的两块物业,经营位于中国天津市之多个汽车展销厅收取租金收益,展销厅面积逾40000平方米,共有超过1000个展览车位,从整体估价上看,以2018年度净利润1.29亿元算,PE倍数为18.2倍。该公司与北京滚雷电子刚签订备忘录,不过该公司旗下有雷滚进口车品牌,在去年1月完成了5亿元的战投,预计收购代价也不会低。

  该公司收购了程卫红的公司及程卫红女婿的公司,由于股份支付方式,截止7月份,程卫红及其关联人合计持有公司28.5%股权,仍位居第二大股东之列。需要留意的是,8月份,程卫红的丈夫同世平获任行政总裁职位,而其在去年7月份才加入该公司。

  不管是独立第三方收购还是关联收购,若标的能带来业绩的提高,并提升股东回报率,这种投资都是可行的。

  2017年,中国汽车新零售收购OPCo,并表后汽车业务就成了核心业务了,2018财年,该公司收入同比增长了213.44%,主要是汽车销售业务的贡献,若扣除同比仅增5.8%,2019财年(并表后第二年)收入仅略增长1.9%。

  该公司的原来的三大业务,即制造及贸易、零售及批发业务,整体来看,近三个财年合计收入复合增长率仅为4.48%,新增的汽车销售业务并表后,第二年收入增长停滞,并没有带来更多的业绩惊喜。

  从盈利的上看,由于汽车销售毛利率较其他业务低很多,并表后拉低了整体的毛利率水平,2017财年毛利率为20.08%,2019财年下降了7.63个百分点至12.45%。不过该公司的运营成本(核心为销售市场及行政费用)并没有因为新业务并表而大幅度增长,费用率下降,使得整体经营利润率提升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收购OPCo时,该公司通过股份支付的方式,均以每股价格0.3712港元发行价分三批支付,2019财年为最后一批,因支付价格固定,而股价不固定,大于支付价格的部分计入了该公司的财务成本(2017财年计入商誉减值损失)。扣去该部分影响,该公司2017、2018及2019财年税前利润分别为0.47、1.21和1.94亿元。

  中国汽车新零售在7月份已经收购了滨海国际汽车城,而滨海国际汽车城是重要股东的关联人,且一直有业务上的往来,从披露的业绩上看,收入有增长,但利润则有所下滑,并表后,或因内部交易而抵消部分收入,业绩不一定会得到显著性提升。

  整理了该公司过去三年的现金流数据,往年账上现金保持在1.6亿元左右,即使收购了汽车销售业务,收入规模有了显著性提升,但经营现金流净额一直都很少,而且自由现金流一直维持负数状态,现金流状况可以说一直很差。

  在现金流不充裕的情况下,该公司一直有收购动作,主要为支付方式更多的采取了股票支付及承付票,特别是股票支付,并不需要多大的账上现金,不过会稀释掉原有股东的股权份额,对于二级市场投资者来说,还是比较敏感的。了解到,截止2019年7月,该公司总股本80.44亿股,较2016财年增加了约32.624亿股,股权稀释了四成。

  股票支付是上市公司收购成本最低的方式,但会稀释股权,中国汽车新零售目前的两大重要股东,一个是李立新及关联人,持股份额35.2%,一个是程卫红及关联人,持股份额为28.5%,合计持股份额为63.7%,牢牢掌握着公司的决策权。同世平已经当上行政总裁,若要保证股权稳定,收购动作或更多偏向于关联企业。

  但对于市场投资者来说,这种企业可投资性很差,一是历史收购无法带来现金流的增加,项目可靠性较差;二是产生关联收购后,关联人也坐上了公司的第一把交椅,很容易就出现所谓的“利益输送”的问题;三是账上缺现金流,但仍不断进行收购动作,这种情况或存在“概念”炒作的可能。

  在资本市场上,该公司在2017年9月份曾被超过一波,股价从0.6港元涨到1.69港元,20多天涨了1.82倍,但之后股价一直处于下行趋势,即使接连出收购公告,投资者反应也不敏感了。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