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手机 2019-06-02 20:17 的文章

一部手机三个道具 三小伙拍出爆款武侠片

  两根木棍、一块垫子、痱子粉,一部手机拍摄,近日,成都3个小伙制作出了令无数网友点赞的武打短片,其中最好的一部播放量高达5800万。在短短一个月时间,他们的抖音粉丝累积了137万,很快,3人以“俩大叔的功夫梦”名字爆红于网路。

  “都说我们现在成了网红,不能算网红吧,俩大叔,顶多是个网名。”主创人员孙新刚说,拍摄时间太短,火得太快,目前整个团队还没有“火”的自觉,笑言只是“挣了一部电脑钱”。

  5月30日,有拍戏经验的主创人员张继坤分析,3人拍的武侠片能够火,是源于现在武侠片特效泛滥,缺乏“武侠精气神”,而自己拍摄的武侠片,都是实打实的拳脚,刚好弥补了这种情怀。

  5月30日,塔子山公园竹林,竹叶满地,王群身穿白衣,持棍站立;孙新刚一身黑衣,持棍对峙。瞬间,孙新刚手中的棍旋转起来,横扫,劈棍,王群抬脚闪躲,侧身,退步,两人一招一式,配合得非常默契。

  随着俩人动作的越练越熟悉,一招一式间,速度越来越快,招式越来越凌厉,“啪”的一声,声音瞬间有点哑。

  “是不是打着了手?肯定打着手了。”孙新刚向王群喊道。王群一声不吭,继续完成手中的招式。在一旁直播的张继坤发话了,“打着就打着了,继续,还能怎么着?”

  红星新闻在现场看到,该团队成员稀少,3个小伙子,一个女摄影师,道具更加简陋,甚至有些寒酸,两根棍子、一块垫子,还有一些痱子粉,整部短片都由手机拍摄完成。

  “本来是拍着玩的,手机就够了。”孙新刚语速很快,在短片角色定位中,是反派担当和负责搞笑的。王群剔着平头,语言不多,爱穿白衣,是善良正直的角色担当;张继坤负责武术指导,短片所有动作和套路都来自他的编排。

  3人的共同点都是山东人,30多岁,是毕业于成都体育学院武术系的师兄弟,现在都定居成都,习武十七八年以上。其中,王群曾以武术运动员身份参加2007全国体院对抗赛武术套路锦标赛,获得个人全能冠军。

  十多年前,3人从大学毕业,张继坤入影视圈做武行,王群开了一家基因检测公司,孙新刚开了一家茶楼。

  今年4月,3人聚会说起武术,有些感慨。“现在生活稳定了,可是武术丢得差不多了。”孙新刚说,大家提议,不如拍些短片纪念一下。

  3人先选择拍摄场地,一开始在浣花溪花园,后在小区楼下,最终找到了塔子山公园的竹林。“在这里,场地又大,又有竹叶衬托气氛。”孙新刚说。

  因为3人都有工作,拍摄只能选在3人的空闲时间,一般是下午。3人一碰头先合计一个剧情,张继坤负责编排动作,王群和孙新刚套好招,把动作练熟悉,就开始拍摄。

  第一条武侠搞笑类《爱护环境》拍了两三天,在抖音上线了,反响不错,几天之内播放量破百万。“我们没有想到这么受欢迎。”王群说,3人陆陆续续又拍了一个月。

  前几天,他们一段酷炫行云流水的武侠片在网上爆红,在抖音的播放量已经超过5800万,因为武侠片没有名字,两人的账号“俩大叔的武侠梦”走红网络。

  “上传时候没有取名字,其实这是武郎八卦棍。”张继坤说,王群最擅长棍法,他结合两人的武术功底,融合了方世玉、洪熙官、成龙等早期香港电影的武术动作编排而成。“所以,很多网友说看到了早期武侠片的影子。”

  王群说,整个拍摄没有借助威亚等道具,最酷炫看起来飞起来的动作,其实是武术中的基础动作——空中旋体转360°加低机位拍摄。“以前练的时候是要720°转体,甚至是1080°,许久没有练习武术,只能转一个圈了。”

  拍摄中也不可避免地会受伤,特别是刚开始几天,两个人全身淤青,最恼火的一次,孙新刚把自己摔饿了,晚上吃了一顿火锅才缓过来。而王群全身酸痛,一晚上没有睡着,所幸的是,伤都不重。“慢慢地,我们开始学会收力。”王群说。

  对于爆红,3人有些意外,张继坤分析,是源于现在武侠片特效泛滥,缺乏“武侠精气神”,而3人拍摄的武侠片,刚好弥补了这种情怀,“大家就想看实打实的武侠片。”

  3人爆红,短短一个月抖音粉丝涨到137万,不少制片人和影视平台给他们发私信,邀请他们去拍戏,不过都被王群和孙新刚拒绝了。“我们现在要工作,每天还要抽几个小时拍段子,哪里有时间去拍戏。”孙新刚说,两人年收入都有几十万,拍段子不能影响家庭和生活。

  师兄发了话,师弟张继坤没有意见。“跟拍戏相比,我在这里拍得更爽,能拍出自己喜欢的东西。”

  一开始,3人一懵,说“没有计划。”答完自己一乐,哈哈大笑,渐渐地,受到这么多网友关注,他们开始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重了起来,拍片是不自觉弘扬中华传统武术。还有不少人留言,想跟两人学习武术。

  “可能的话办一个半公益的武术培训基地,毕竟拍摄也是需要费用的。”王群说,拍摄一个月花费四五万,仅有直播节目获打赏1万多元,挣回一部电脑的钱。

  “有机会的话,还是希望可以跟一些平台合作,拍一些我们喜欢的武侠短剧。”张继坤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