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手机 2019-06-19 03:49 的文章

曾经国产手机的“四大家族”之一 酷派公司被给

  说起酷派,不少岛城市民还记得这个品牌的手机。不过,作为国产手机品牌,它早已被其他品牌超越,近两年里酷派手机的日子很不好过:6月12日,有基金公司对持有“酷派集团(代码:2369 HK)”按照0.00港元\/股进行估值;今年4月份,酷派将西安一地块出售,被视为“卖地求生”;还有一件烦,该公司在2017年3月底停牌至今,申请复牌却毫无进展。根据港交所2018年的新规,如果酷派集团在今年7月31日前无法复牌,或将面临被摘牌退市的风险。

  6月12日,半岛记者查阅到,易方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自2019年6月11日起,易方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对旗下证券投资基金(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除外)持有的“酷派集团”按照0.00港元\/股进行估值。待上述股票复牌且交易体现活跃市场交易特征后,将恢复为采用当日收盘价格进行估值。

  12日当天,还有另外一家上市公司遭遇同样的0元估值,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发布公告,6月11日起,对旗下基金持有的股票“ 华泽退 ”按照0.00元\/股进行估值。

  华泽退自2016年2月29日报收12.5元后停牌,由于存在多项违规事实,华泽退在2018年初接连收到多份证监会处罚通知。去年7月,华泽退发布暂停上市公告,工银瑞信基金、景顺长城基金两家公司于7月13日率先下调该公司估值至0元。银华、申万菱信随后跟进,将该公司估值降至0元。该公司2018年3月21日复牌后持续跌停。由于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年报,公司股票从去年5月2日起继续停牌,直至今年5月27日才复牌,复牌后又是接连跌停。半岛记者根据 东方财富 Choice数据,从2018年3月21日至2019年6月13日,华泽退总共39个交易日中,全部遭遇一字跌停板,股价从起始价12.50元跌至0.85元,跌幅高达-93.20%。

  公开资料显示,酷派集团有限公司前称为中国无线日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为获豁免有限公司,2004年12月9日在中国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上市(股份代号:2369)。

  该公司称,凭借在无线通讯科技开发方面对各种无线通讯网络标准的专业知识,开发了许多有关手机操作系统、无线电频率、通讯协定及无线数据解压缩传输技术的专有技术及专利权。“在移动通讯领域已具有领先的研发实力,并逐步成为中国大陆通讯市场上4G及3G智能手机的领导者。”

  据媒体报道,酷派风光之时,与华为、中兴、联想一齐被称为国产手机“四大家族”——“中华酷联”。酷派曾是全球第一个推出“双卡双待”手机厂商,很早就推出了基于安卓系统的手机,发布了业内曾评价颇高的N900机型。2012年至2014年,多个市场统计数据显示,酷派当时成为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增速最快的手机厂商,在中国的智能手机市场份额一度达到10%。2012年是酷派手机的巅峰时期,销售额破百亿,其在国内市场的份额一度占到前三。

  不过随着运营商大幅削减补贴,手机厂商开始转入公开市场的竞争。到了2014年,未能及时转型的酷派业绩开始出现大幅下滑。2015年财报显示,酷派集团营收146.68亿港元,较2014年的249亿港元下滑41.1%;纯利为22.77亿港元,同比暴跌342.8%。

  2014年12月16日,奇虎360与酷派与宣布达成战略联盟,奇虎向酷派投资4.0905亿美元现金成立合资公司奇酷。2015年6月,乐视在推出超级手机后不久,即出资21.8亿元入股酷派,以持股17.90%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第二年6月17日,乐视再次出资10.47亿港元,购入酷派股份,持股比例达到28.90%,成为单一控股股东。同年8月,贾跃亭成为酷派董事会主席;10天后,原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出任酷派CEO。伴随着这一系列内部运作的结束,酷派原有市场份额严重缩水。

  2017年3月底,酷派集团发布公告,2016年度业绩可能将延迟发布,自3月31日上午9时起停牌。

  分析指出,酷派今天的风光不再,有受大股东乐视的拖累,但更多的还是从运营商转公开渠道不够迅速、彻底,同时产品又缺乏创新和核心竞争力。

  2017年财报显示,全年收入为33.78亿港币,同比减少57.61%,实现年内亏损27.23亿港元,较2016年同比减亏38.13%。据了解,酷派的收入主要可分为三大业务板块,包括销售移动电话及配件、融资服务与无线应用服务。但其中作为酷派“主心骨”的手机业务,出货量与收入在2017年就开始大幅下降。

  2018年财报显示,当年出货及收入大幅下降,营业额约12.77亿港元,较2017年减少32.19%。2018年净亏损4.11亿港元,较2017年减少84.92%。财报中称,“本集团2018年国内市场销售智能手机的收益录得减少。但其继续与本地运营商及彼等之销售及分销渠道维系稳固合作关系。本集团于2018年持续在运营商渠道推出低端智能手机,以协调彼等多样化的合同布局。”

  酷派集团于2017年3月30日报收0.72港元后停牌,2017年7月被大幅下调估值85%,按照0.11港元进行估值。

  进入2019年,酷派集团也多次回到公众视野。今年4月底,酷派将西安一地块的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在建工程出售给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土地储备中心,作价人民币2.36亿元。这则消息公布后,外界把酷派此举视为“卖地求生”。今年5月初,酷派集团向港交所提交了复牌申请,争取在5月底实现复牌,称目前仍处于审核状态。在公告中酷派集团称,过往数月主营业务仍为开发销售智能手机,但上述期间智能手机销售收入同比下降。不过,此后再无相关消息披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