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化 2019-10-08 06:09 的文章

文脉济宁:让运河文化再现时代魅力

  追根溯源,济宁是靠运河发展起来的城市。早在春秋末期,吴王夫差在开通连接江淮的邗沟之后,同样是为了战争的需要,接着又开凿了西接河南济源东连济宁泗河的运河——菏水。由此,菏水同邗沟一起成为中国大运河的发端河,济宁也从此同大运河结下了不解之缘。元代至元二十年间,元世祖忽必烈建成了途经济宁、以济宁为中心的京杭大运河,济宁再一次回到运河母亲的怀抱。近期,记者采访到济宁运河文化研究会会长杜庆生,了解他对于运河文化的最新研究成果。

  杜庆生认为,山东段运河处在京杭大运河的中枢位置,是整个运河的关键区段,济宁河段则是关键中的关键,而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有一个居高临下的南旺。“高90尺,南比江苏的估头高116尺,形成一个两端低洼中间这里是运河全线的至高点,被称为水脊、驼峰,其高程北比临清隆起的拱桥状的特殊地貌。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保障大运河有足够的水源,并让滔滔运河水爬过这百尺水脊,让多达12000艏漕船的船队顺利地越过这百尺水脊,就成为当时运河成败的最大难题。”杜庆生告诉记者,济宁运道的开辟与经营始终是元、明、清历代王朝朝务的重中之重,为此才专门在济宁设立了治运司运的最高行政机构和相应的军事机构,俗称“运河河道总督衙门”。

  “运河河道总督衙门”,当时是朝廷六大部院之外设立的相当于今天水利部、航运部两部职能的部院级机构。所委派的官员一般是正二品,但也不乏一品大员,如明代的宋礼、清代的林则徐等。据统计,仅明、清两朝,就有209任、190名朝廷大员属理总督。其下属的各级各类机构自然很多,因而济宁又有“七十二衙门”之说 。这是除北京、天津之外的沿运各城市所无法比拟的。沿运各地无不听命于来自济宁的指令,无不受制于驻在济宁的河道总督衙门,从而使济宁的地位凸显,理所当然地成为京杭大运河的河都。在“政莫重于治河,功莫大于漕运”的年代,济宁就顺理成章地成为除京城之外的又一个政治中心。

  济宁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是人文始祖伏羲和孔、孟、颜、曾、子思“五大圣人”的故乡,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和儒家文化发源地。这样一来,济宁就同时具备了无与伦比的“儒家文化、运河文化”的丰厚资源优势和“孔孟之乡 运河之都”两大世界级品牌。正是这种少有的历史机缘,生成了以“沟通、包容、创新”为核心、以诚信谦和的工商文明为主体、以“敢于担当、鼎力革新”的“运河精神”为特质的独具特色的济宁运河文化。

  单就思想文化范畴,形成了以元代著名科学家郭守敬和汶上老人白英为代表的广大劳动人民在治理运河过程中所表现出的忧国忧民、敢于担当,不避艰险、自强不息的精神及在顺应自然中改造自然利用自然的科学理念,以林则徐、潘季训、朱之锡为代表的数百位满腹经纶满怀报国之志献身于治运大业的河道总督所奉行的忠孝为本、礼义为重、节俭为先、创新为要的做人为官之德,以孙玉庭孙氏家族为代表的诗书传家为本、忠孝礼义立德、包容创新建功的家族文化,以玉堂酱园为代表的运河工商业形成并恪守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诚信为本,礼仪为先”等为主要内容的儒商文化理念和行为规则,以及民俗文化通过戏剧曲艺上演岳家军、杨家将、墙头记等优秀传统剧目,将忠孝节义等传统美德口口相传,代代相袭,使之成为中国人祖祖辈辈笃行恪守的道德信条。

  杜庆生告诉记者,济宁段运河长达230公里,在京杭大运河沿线个城市中里程是最长,形成河湖相交融为一体的强大动能。凭借“南通江淮,北达幽燕”的地理优势,运河河道总督署及其所属“七十二衙门”的分支机构累积形成的高层次人脉资源,济宁从元代初期隶属兖州府的一个满目疮痍的小县城,长成帆樯如林、货物山积、商贸发达、百业兴旺的运河名城,明清时期成为全国著名的33个工商业大城市之一,运河沿线个对外开放的重要商埠之一。

  史载,当年在济宁定居的外地商人不下数万家,南方的纺织品、瓷器、竹木、茶叶等在此中转,北方的棉花、皮毛、大豆、干鲜果品在此聚集南下,当时的济宁“车马临四达之衢,商贾集五都之市”,年营业额高达白银亿两以上。商业的繁荣又带动了手工业的发展,造船业、皮毛加工业、酱菜制造业、竹器加工业等都是当时名扬京省的重要行业。正是由于这种“商贾云集、货物山积”的实力,使当时的济州上交税银在包括北京、天津在内的中书省七个直属州中排第四位。同时,济宁域内河渠纵横,湖泊众多,加上官府和外地商人建设的遍布全城的苏州式的园林,使济宁呈现出北方城市少有的南方水乡风光,所以被誉为“江北苏州”。

  现在看,这种借助流动的运河和河湖交融的巨大动能,以商业经营为龙头,以实体手工业为主体,以讲求信誉为保障,以追求生态宜居为目的的经济结构和体系,为今天我们实行新旧动能转换、构建新经济体系提供了许多可资借鉴的经验。